情感驿站丨长大之后才明白妈妈的爱有多深沉

2019-09-03 10:20:00 来源:鹤报融媒体记者 祁凯燕 点击量:1046 分享到:

讲述人:娟子 整理人:晨报记者 祁凯燕


“小时候一直觉得妈妈对我管束太多,啥事儿都得跟她对着干。长大后经历了那么多,才明白妈妈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为我好。“9月3日,家住淇滨区湘江南岸小区的市民娟子向记者讲述了她的情感故事。

心疼女儿想劝她选择别的专业

“打我记事儿起,好像天天都在和妈妈顶嘴,家人都说我俩是上辈子结下的冤家。”娟子说,她从小就爱打扮,经常琢磨着想在裤腿上缝个花样儿,或是把马尾辫扎得高到头顶。这些,都使得妈妈很不满,她认为学生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,不能把时间心思都浪费到外表打扮上,所以经常偷偷藏起娟子的针线包、新头绳。从小学到高中,娟子在妈妈的强制管理下每天都是头顶齐耳短发身穿校服出门,心里很是不满。

上大学时,娟子想要填报服装设计专业,妈妈坚决不同意:“咱家供你读这么多年书,不是为了再培养一个裁缝。女孩子学学会计、文秘什么的专业多好,以后找工作也容易些。”娟子听了很是不服气:“你和姥姥不就是开裁缝铺的,咋能看不起同行?我觉得学服装设计专业很时髦,以后毕业说不定就能穿上自己做的衣服了。”无论娟子怎么软磨硬泡,妈妈都不愿支持她的选择,为此娟子气得几天都没好好吃饭,想通过绝食表达抗议,甚至扬言如果不能如愿,她宁愿放弃读大学的机会。

“闺女,妈妈靠裁缝手艺养活你们姐弟俩,咋会看不起裁缝?只是不想你再走我们的老路,你姥姥还不到五十岁的时候已经眼花得拿针都穿不上线,现在俩手有一半儿指头都伸不直,我是怕你以后出来受罪啊。”妈妈伸出自己的手,给娟子看她多年缝纫磨下的老茧,这些却丝毫不能改变娟子的想法,在她看来如今制作成衣都是电脑设计机器缝制,哪还用的上繁琐的手工。母女二人各持己见,一直僵持不下,动不动就会发生争吵。直到临到填报志愿最后一天,妈妈眼看娟子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,只好缴械投降。

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,妈妈没多说话,而是骑车出了门到天黑透才回到家。“小棉垫绑在凳子上,护腰护膝也得带齐,顶针是你姥姥用过的,我重新打磨了一下,这些你都带去学校,长期坐着伤身体,用上可能好一些。”妈妈递来一些亲手缝制的东西。

妈妈为女儿骄傲却不会表达

2012年,娟子大学毕业留在当地参加工作。“妈妈我发工资了,寄回家一半儿你给爷爷奶奶买些好吃的吧。”娟子工作三个月后才拿到第一笔提成很是兴奋,她得意地讲着自己设计的改良款旗袍被客户一次性订购50件,老板对她大为赏识的事儿,想要得到家人认可。妈妈却像听不到这些一般,在电话里不停地问:“工作累不累?你千万不要熬夜太晚,记得按时吃饭……”娟子一时觉得扫兴,便赌气了挂断电话。

“想听一句夸奖真的有那么难吗?承认女儿优秀很难为情吗?”娟子在朋友圈里发布这样一条心情后,就不想再说话。几分钟后,娟子收到弟弟发来的信息,说妈妈前几天看到新闻报道一位年轻女白领过劳致死的事情,当时就担心得整夜睡不着觉,所以接到娟子的电话第一反应就是想劝她注意身体。“你在朋友圈发的设计草稿咱妈都托人打印出来挂在店里,逢人就夸这是闺女设计的新款衣服,她很为你骄傲的,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。”看到这些娟子沉默了,之前对妈妈的一丝不满立马烟消云散,想想自己加班加点干到半夜的辛苦,再想想一开始设计图纸被客户否定,自己一遍遍含着泪修改图纸时的难过,妈妈是唯一一个问她累不累的人。到了这时,娟子才真正体会到母爱的深沉。

被罩里藏着妈妈的关怀

2014年,娟子回到鹤壁工作,没多久便认识一个家在东北的男孩,为了爱情她决定远嫁。“婚姻大事不能儿戏,你得多接触了解再做决定。”原来妈妈托人打听这个男孩后,听说男孩为人处世有些偏激,屡次和人发生矛盾后仍没有任何改变,所以对二人的恋情并不看好,。

娟子却听不进任何劝告,她陷于爱情完全不想理智思考,只觉得了解一个人应该用眼睛去看,而不是听别人说。 “只要我觉得他好,就算有一万个人说他坏话我也不在乎。你不能干涉我的婚姻自由权。”母亲再三劝说,娟子却愈加起了叛逆之心,她很快便和男孩领了结婚证。出嫁时,妈妈不断叹气,让弟弟扛来6床全新的棉被装在婚车上。“咱妈为了给你弹棉花缝被套,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吃饭了,你念着她这份苦心也千万别拒绝。”弟弟看到娟子面露不悦,赶忙上前去劝。“那床鸳鸯戏水的被子你可放好,拆洗的时候留点心。”临出发前,妈妈上前嘱咐,娟子也没有多注意。

几年后,娟子和丈夫的感情逐渐变淡,一次争吵中丈夫提起离婚,娟子赌气收拾东西要离开,却发现属于自己的东西很少,当她目光看到衣柜顶上的棉被时,才想起母亲送亲时说的话。娟子取下棉被抱着大哭起来,无意间摸到角落里有硬硬的东西,拆开被套发现里面缝着一个小口袋,装有一张银行卡和一张纸条:“妮儿,有事就回咱家。”这是母亲的字迹,娟子哭得更难过了,她抱着被子走出丈夫家,把银行卡插进提款机里,看到余额足足有十万。

取出钱后,娟子踏上了回家的火车。一路上,她仔细回想从小到大和妈妈相处的每一幕,赫然发现自己一直都固执己见,从未在乎过妈妈的感受。多少次,她都把妈妈对自己的关心曲解成管束,然后大吵大闹非逼得妈妈顺从。20多个小时的车程里,娟子想通许多。

家是女儿永远的港湾

到家之后,娟子已经哭得满眼通红,看起来很是憔悴。妈妈开门的一瞬间愣了一下,赶忙把她拉进门,进厨房端出一碗热腾腾的肉片汤。“你先吃饱再说别的。”妈妈打量着明显消瘦许多的女儿,心疼地不断抚摸娟子的后背,娟子一口饭也吃不下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趴在妈妈怀里诉说着这几年的委屈。“能过就过,婚姻本就是俩人互相迁就的过程。实在过不下去,你就回来,咱家大门永远敞开。”妈妈表示她会完全尊重娟子的决定。

一段时间过后,娟子办妥了离婚手续,搬回家里居住。“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我在家住别人会不会说闲话?”娟子想得很多,她和妈妈商量着要不要出去租房住,妈妈却很是生气:“闺女儿子都是手心的肉,哪有回家了还要租房住的道理!”有了家人的支持,娟子很快振作起来,她重操旧业做起服装设计,在妈妈的裁缝铺里开展定制成衣业务,凭着新颖的设计很快招揽不少顾客。妈妈则负责衣服的走线和刺绣工作,母女二人合作之后,精致的衣服更是被人称赞,生意明显红火起来。

“越长大越体会到妈妈对我的包容和爱,今后我再也不会一意孤行惹她生气了。” 娟子说,经历过许多之后,她才彻底明白母爱的伟大。

分享到: 编辑:柳晓宁 统筹:陈鸿

相关新闻